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管理 > 新闻出版和版权
 
镇江报刊审读与管理2018年第19期摘录

看似不以为然 可能存在猫腻

——评《丹阳日报》的《你的购物小票被商家“回收”了吗?》

 

2018921日出版的《丹阳日报》3版头条位置刊载的《你的购物小票被商家“回收”了吗?》,把人们在超市购物时遇到的一些情景再现,且“有图有真相”,版面上一幅大图片,“超值换购”“小票回收”等字样清晰,一目了然。

一段时间以来,市民往往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一些超市在结账之后出门的地方,会有专门的人在那里回收小票,又或是推出“优惠活动”,用购物小票换购一些商品,甚至在某些地方,购物小票成了免费停车卷……对此,一些市民怀疑,商家屡屡在购物小票上做文章,背后会不会有什么猫腻。

《丹阳日报》的记者通过调查,反映这些现象——“购物小票从被强制查验到享受优惠”,某超市“小票回收”的小箱子格外引人注目。“我记得,一开始在那里买东西,在超市出口的地方总是站着一个工作人员,手里拿着印章,只要看到有人手里拎着购物袋,他(她)就会上前要购物小票,并且还要在小票上盖个蓝色的印章才行,有时候也会用一支圆珠笔在小票上划一下。那时候我觉得这是超市对于消费者的一种监督,生怕有人偷了超市里的商品。”“还在一些地方看到过凭小票免费停车的情况”“消费者想要享受福利,那就得交出购物小票,为什么商家对于购物小票如此‘情有独钟’”?对于这类现象,有消费者觉得,商场这么做不是在回馈消费者,而是存在猫腻。

《丹阳日报》的这篇稿件中,律师的观点,应该是专业的、权威的:部分商家屡屡在购物小票上做文章,其目的主要是规避相应的售后责任,甚至逃避税收,还有部分人借购物小票牟利。购物小票是消费者购物的有效凭证,等同于购物发票。商品一旦出现质量问题需要更换、维修、退货,消费者都需要出具购物小票。购物小票被收,将影响消费者相应的法定权利。

购物小票被商家“回收”,消费者在超市购物时遇到的这种现象,许多人大概都是“随遇而安”,不会计较,更不会“深究”,甚或认为“小票无大用”,然而,在法治社会的消费领域,《合同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是消费者的“护身符”,《丹阳日报》的这篇稿件,虽然写的是“小票”,但稿件的价值不小,意义不小。它让人们了解了“经营者不得以格式条款、通知、声明等方式,作出减轻或者免除经营者责任、加重消费者责任等对消费者不公平、不合理的规定”,让我们的消费更安全,更放心,更愉快。

《丹阳日报》这个版面上的稿件配图固然能证明“小票回收”的事实存在,但是从更高一点要求来说,画面显得单调、冷静、孤立,如果记者能拍摄到人们“小票盖戳(划线)”“换购”等场景,那样的画面就生动、精彩了,当然,这也许是苛求。

 

 

别具一格的生活情调

——评《丹阳日报》的《如今90后比长辈们更会过日子?》

 

有人认为,“90后”普遍为独生子女,生长在发展更迅速、更富裕的社会阶段,他们温饱有余,过着相对丰裕的生活,他们受到的呵护和享受的资源很多。“90后”的思想与理念与老一辈有很大的不同,围绕90后的话题也层出不穷。

2018918日《丹阳日报》3版的头条稿件,让我们认识了一群极有特色的“90后”,这篇文章的引题就有很强的吸引力——《热衷“收破烂”,塑料袋、酱料包、空铁盒……统统不能扔》主题更是让读者感兴趣并引发思考——《如今90后比长辈们更会过日子?》。文章说,最近,大家的视线再次聚焦到“90后”身上,原因就是他们比“奶奶辈”的人更会“过日子”。“以前,我们总认为只有老年人才不舍得扔破烂,现在‘90后’小青年居然也收集起破烂来了,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小到塑料袋、筷子、酱包,大到礼品铁盒都要留着备用!”

稿件中列出的三个小标题《“袋子系列”成90后收集首选》《外卖“配件”收集者越来越多》《“收藏铁盒”活成奶奶的样子》,抓住了一些会过日子的“90后”典型——“每次点炸鸡类的外卖总会多出酱料,等储存到一定数量后,带回家蘸饺子、下面条也是不错的选择。”“每回点过外卖后,没用掉的湿巾就放在包包里,到了补妆或是需要擦口红的时候,这些小湿巾就派上了大用场。”

当然,这些“破烂族”并不是少数家庭不富裕的“90后”为了节俭而养成的习惯。对于他们来说,“收集的每一个袋子都代表着一种心情,有时候连套个垃圾袋也要讲究一下色调,玩一下风格,张扬一下个性。”

“小时候,铁盒子是外婆或奶奶的百宝箱,照片、零钱、户口本等都会放在盒子里”“渐渐地就活成了‘奶奶的样子’,收藏的大大小小的铁盒子,有的成了首饰盒,有了成了票据收纳盒,每个铁盒都有它独特的使命。”这是热爱生活的一种方式,也是节俭生活的体现。也许,孩子心中的念想、儿时的记忆可能都藏在这些破烂里。

从《丹阳日报》的这篇稿件中,我们看到,“90后”他们“会过日子”,注重“物尽其用”,只是一种现象,透过这些现象,说明处于观念更新更加迅速的时代的“90后”,他们的生活有了更多的自我,他们的消费务实而理性,他们“富于个性与创造力”,在一定程度上说,这也是时代光芒的折射。

由于时代的发展和变化,人们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多彩。《丹阳日报》的这篇稿件中所介绍的案例,可能并不覆盖“90后”所有群体,也未必得到所有人的认可,“会过日子”不限于“塑料袋、酱料包、空铁盒……统统不能扔”,还有许多其他重要元素,因此,《丹阳日报》这篇稿件的记者编辑是很聪明的,文章的主题用了一个大大的问号?这个问号,给了人们很多想象的空间、思考的空间以及讨论评议的空间,可以各抒己见,可以见仁见智。总之,这篇稿件,有新闻价值,有生活情趣,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

 

 

杜润生没有“精神教父”尊号

 

2018926日《京江晚报》第17版(学周刊)刊登了《改革开放40年 真情实感润心田——以〈伟大的历史性转折〉课例浅谈历史情怀》一文,配发了杜润生照片。文中专门提到“‘中国农村改革专家’,被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等中央领导人尊称为精神教父的杜润生老先生”。

“教父”是宗教名词,指在婴儿或幼儿受洗礼时,赐以教名,并保证承担其宗教教育的人。天主教、东正教以及一些新教宗派(圣公会等)行洗礼时为受洗者设置的男性监护人和保护人。

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尚父”“仲父”“亚父”之类特殊称谓。 在当下中国政治话语语境里面,很少使用有西方宗教色彩的“精神教父”称谓,更没有这个职业或岗位。

杜润生生前最高职务是“中顾委委员,中共中央农村政策研究室主任兼原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杜润生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农村改革政策核心人物,其去世后,许多媒体称他为“农村改革之父”“农村改革参谋长”,应该是大致得体的。报道提及“杜润生门生遍九州,曾指导过习近平王岐山等”,也是言之有据的。

“习近平和王岐山的‘精神教父’的标题”,见之于《晚晴》《老年文汇报》等消闲类报刊,这是不适合的语境。

至于《京江晚报》刊发的文中说“被习近平总书记、王岐山等中央领导人尊称为‘精神教父’的杜润生老先生”。从许多媒体来看,中央领导人等高级干部对杜老以师礼待之,但不可能给他送上一个“精神教父”的“尊号”。杜老九泉有灵,也不敢自己身后与姜尚、管仲、范增同侪。呵呵!

“学周刊”是以高中生为主要阅读对象的报纸专刊,编者在决定刊发政治教师写的教学辅导类文章前,更要慎之又慎,从严把关,以免误导青少年。

 

 

“海外留学生”有歧义

 

2018924日《京江晚报》A03版头条消息标题《在外一家亲,品味中秋情——镇博邀请海外留学生同庆佳节》。当下语境中的“海外”指中国大陆与中国台湾地区之外的地区,其中中国大陆包括内地、香港特别行政区和澳门特别行政区。港澳台地区不属于海外。

“海外留学生”是有歧义的名词短语,是在海外留学的镇江学子,还是镇江的外国留学生?就消息内容来看,是在江苏大学海外教育学院的外国留学生,这肯定不能称“海外留学生”,可以称“江苏大学的外国留学生”、“在镇外国留学生”。

 

 

“金色的稻田”中哪来的“麦穗”

 

2018923日《京江晚报》头版的图片新闻《今日丰收节,重拾农耕记忆》,以大幅图片报道句容农民丰收节在天王镇开幕的生动情景。图片表现的是割稻能手们掼稻比赛的场景,所配简短文字介绍了农民丰收节的活动内容。其中写道:“金色的稻田中,割稻、掼稻、扎稻草人、捡麦穗……”。此处,“捡麦穗”应为“捡稻穗”,这是记者笔误,编辑也未发现。

中国农民丰收节是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于今年才设立的,日期为每年的秋分日。我市媒体(《镇江日报》等亦有这方面新闻)是首次报道本地的农民丰收节,意义不一般,也引人关注。《京江晚报》923日头版的图片新闻中的稻麦之误,虽然是一个字,却让秋季的农活变成夏季的农活了。如若采写者和编审者都再细心一点,这本是可以避免的差错。

 

 

“原”的位置

 

近读2018927日出版的《江苏声屏――镇江广播电视》,其04版“特别报道”《用镜头记录城市发展的脚步——访原镇江日报社摄影部主任、资深摄影记者陈大经》是一篇视角新颖、内容丰富、用铁证说话的好文章。正如文中所述:“凭着手中的相机,陈大经几十年来为镇江的变迁留下了纪录,留下了许多珍贵影像,见证了镇江城市发展翻天覆地的变化。”然而,副标题中“访原镇江日报社摄影部主任、资深摄影记者陈大经”这句话里“原”的位置值得商榷。

镇江日报社摄影部,作为一个单位的部门一直存在着那里,所以没有“现”和“原”之区分,而这个单位部门的负责人“主任”,则因种种原因而经常变动着,这种变化则是常态化的,所以就有着“现”和“原”之区分。

因此,副标题里“原”字应该置于“主任”之前才更为妥切。这条副标题修改后,为“访镇江日报社摄影部原主任、资深摄影记者陈大经”则较为准确。这种屡见不鲜的疏忽,之所以没有引起编辑重视,究其原因,恐怕与准确理解“原”的修饰对象有关。

 

 

“入学仪式”现在是旧闻了

 

20181011日《京江晚报》的“希望周刊”有两个专版是“入学仪式”,A21版是《九月蒙童第一课 启善学礼首入学》介绍了镇江实验学校2018入学仪式,A22版是《亲子相伴入学仪式 家校合育共促成长》,介绍了润州区实验小学2018级新生入学仪式。两个版面中除了文字外,均有多幅图片,比较详细介绍了两所学校举行新生入学仪式的情况。

所谓“入学仪式”,应该是学校为新生入学时举行的一种仪式。从报道中也可看出“入学仪式”确实是在入学时举行的。那么,今年我市中小学是在93日开学的,94日《京江晚报》已作了相关报道,96日《京江晚报》的“希望周刊”更是用4个版面作了比较全面的报道。而时隔一个多月后,《京江晚报》再来报道入学仪式,而且是用了两个专版,是否有点说过不去了。难道“希望周刊”就没有其他稿源了吗?要拿旧闻来“炒冷饭”。

还有,A22版《亲子相伴入学仪式 家校合育共促成长》报道中说:“日前,润州区实验小学2018级新生入学仪式在南山六艺馆隆重举行。”用“日前”这个模糊时间概念词来误导读者,这是对新闻报道不负责任的态度。

 

 

于细微处看细心不细心

 

2018916日《镇江日报》第3版“国内·影像”的下半版图片新闻通栏标题《润州区隆重庆祝第34个教师节》下方的图文编排采用了半包围式:偏右是一竖条块庆祝活动的4段文字概述,其左为一张新入职教师宣誓的大照片,其右、其下为7张小照片。整个版面五彩缤纷,煞是好看。不过,概述文字的末句“以下,是我们汲取的活动现场部分花絮集锦,充分展示了凝心聚力、蓬勃向上的润州教育人风采”需要推敲。这里的“以下”版本,一般是部门、单位信息网发布信息时的格式,亦即信息标题下面是文字内容,“以下”则是一张张照片,而日报这个图片新闻的照片并不是悉数排在文字内容的下面,而是左边有,右边也有,所以,前述末句中“以下,是”的表述不精准,将其删除反而上下文显得连贯。虽然这是个细微之处,但考验着记者和编辑的细心不细心。

中国镇江政府门户网站版权所有 镇江市人民政府 镇江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
©Copyright 2010 Zhe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05253号-1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政府网站标识码:3211000009    苏公网安备 3211110200002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