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管理 > 新闻出版和版权
 
镇江报刊审读与管理2018年第11期摘录

关注着“百姓关注”

 

“百姓关注”是《江苏声屏――镇江广播电视》的一个栏目。这个栏目自开设以来一直受到读者的喜爱,获得读者的好评。读者喜爱、评赞这个栏目的原因,是因为其始终关注着“百姓关注”,关心着百姓痛痒,与百姓同声共息。

“百姓关注”的内容都是百姓衣食居行、日常物质和精神生活的事,涉及面甚广。例如,《“退休打工族” 闲不住“伤不起”》(第15期),讲的是许多退休人员,为用工作来充实生活避免与社会脱节,或以一技之长发挥余热,或贴补家用,或不想成为儿女负担继续“养儿”为“防老”等,退而“不休”,进入“退休打工族”行列,但是有人会常常遇到上当受骗、同工不同酬、拖欠薪酬等现象,却难以维权;《一院门前的违停‘顽疾’,何时能恢复》(第17期),讲的是非机动车占道违停严重,经常造成交通堵塞,过往行人叫苦不迭,周边居民十分烦恼;《网约车,让人欢喜让人忧》(第20期),讲的是“网约车”这个新生事物,在给市民出行带来方便快捷、价格实惠的同时,也带来安全隐患、规范管理、“灰色地带”等问题;《传统书店多元出新 文化休闲氛围吸客》(第16期),关注的是“随着网络书店的冲击和人们阅读习惯的改变,一些传统书店改变经营模式”,更具人文气质的“书店+X”模式,并非仅仅是商业的新途径,而是读者精神寄放的“新空间”。

“百姓关注”之所以受到读者的赞赏,还因为其并未停留在“关注”的浅表层面,而能满腔热情地试图破解困惑、排忧解难。例如,对“退休打工族”难以维权的现象,通过律师之口,提醒中老年朋友:“再就业时,应该主动提出签订劳务协议,协议要明确工作内容、时间、报酬、医疗、福利待遇等权利义务,以便将来维权”;呼吁社会重视为了“养儿防老”再就业的老年人,建立和完善社会化养老机制,将老人从家庭养老的观念转向社会养老,一方面减轻子女的负担,一方面降低老人的反哺期待。而关注“网约车”,在呼吁运管部门加强管理、查处非法营运的同时,通过警方提醒乘客:“深夜尽量不要单独坐车、最好选择司机后方座位”“女孩子一个人坐车时尽量不穿着暴露,花枝招展”等。

这样的专栏,读者读来自然有亲切感、信任感和获得感。

在众多媒体的“群工部”和“读者来信”“来信随访”“群众呼声”等栏目纷纷淡出视野、销声匿迹之际,作为周报的《江苏声屏――镇江广播电视》能始终不忘为民初心,依然坚守舆论导向,其行难能可贵,精神可嘉,值得弘扬光大。

 

 

有感两则关于扬中医生傅同胜的报道

 

近日,看到《镇江日报》和《京江晚报》有两则关于扬中市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傅同胜冒险施救病人的报道,颇有感慨。

201866日《镇江日报》7版刊登一则报道《六旬老人双目失明,仁医傅同胜冒险施救——“死马”复明记》,讲述的是扬中市三茅街道新华村66岁的陈春保两只眼睛彻底看不见了,到多家医院治疗。当医生得知他失明时间较长,而且糖尿病严重,都说难以施行手术。年初,经过多方联系,陈春保找到扬中市人民医院眼科主任傅同胜,央求“死马当活马医”,傅同胜在对老人进行仔细地检查后,发现右眼还有些许光感,但考虑到老人伴有严重的糖尿病,手术风险较大。为了点燃老人心底的希望,傅同胜决定冒险一试,并鼓励他,血糖只要控制在10mmol/L以内。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陈春保的血糖指标终于符合手术要求,傅同胜为陈春保进行了白内障手术,手术很顺利。术后,陈大爷的右眼视力已经达到0.4。另一则是67日《京江晚报》A09版的《驼背老人想重见光明,手术体位无法满足,医生思考后出招——肩扛手抱为病人撑起手术台》,也是介绍的傅同胜想方设法治病救人的事迹。家住扬中市三茅街道三桥村64岁的郑龙女。几年前,患上了白内障。尽管白内障超声乳化术难度不大,但是没有一家医院愿意为老人手术。原因就在老人的驼背上。眼科手术非常精细,需要借助显微镜才能完成。其中一个重要的前提条件就是患者接受手术时,必须要平躺在手术台上。抱着一丝希望,老人找到眼科主任傅同胜,希望能帮她再想想办法。不忍让老人失望,经过与大家反复讨论,傅同胜决定找两位小伙子负责抱起老人的身体,自己亲自手术。 在大家通力协作下,手术终于顺利完成,郑龙女老人原本几近失明的右眼一下子恢复到了1.0

这两则有关眼科医生傅同胜千方百计治病救人的事迹,虽然刊登在两个报纸,也许不太引人注目,却很感人。笔者也深有感触,并有些建议想说下:一是媒体如果能对介绍傅同胜治病救人事迹事前进行一下整合(从报道作者署名看,两篇报道都出自于一个渠道),将两篇报道整理为一条新闻,再充实些内容后发表,也许效果更好;二是在此两篇报道的基础上,媒体记者能否进一步深入采访傅同胜,挖掘更多的新闻素材,发现典型,树立更多的先进典型,尤其来自基层的先进人物,以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这样的递进关系值得商榷

 

 201864日《丹阳日报》头版挂有“大走访大调研大提升 奋力推进丹阳高质量发展”题花的“本报评论员”文章——《大走访要有“热度”更要有“温度”》,为丹阳全市正在开展的“大走访、大调研、大提升”主题活动起到了很好的推进、鼓劲、警醒作用。

文章旗帜鲜明,开门见山,“活动的热度丝毫不容置疑。但需要警醒的是,在扑面而来的活动‘热度’面前,切切不可忽视要让群众能够从活动中感受到满意的‘温度’。”

文章中列举了一些形式主义现象:有的人下基层就是填表、拍照、做台账资料,把“群众当作完成任务的道具”;有的人糊弄上级,大张旗鼓就是为了做足表面文章;有的人下去了就是走马观花、蜻蜓点水,只求活动留痕;还有些人喜欢端着架子到基层“摆谱”……这样的“走访”“调研”,群众是感受不到满意的“温度”的,相反,群众只会徒增反感。文章的核心是提出了作为“大走访、大调研、大提升”的参与者、践行者,每一位机关干部都要真正走进群众心中,做“服务企业的热心人、关心群众的知心人、推动发展的有心人”。

文章最后强调,“大走访、大调研、大提升”活动光有“热度”,群众肯定难满意。让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大走访、大调研、大提升”才会既有“热度”,又有能够让群众感到满意的“温度”,也才能推动丹阳在领跑镇江、争先苏南中迈出新时代实现新崛起的坚实步伐。

这篇评论员文章的意义是重大的,影响是广泛的,作用是明显的。这里,对文章的标题提出一点商榷意见。“要有热度”“更要有温度”,给读者的感觉就是,“热度”是初始的、初级的,一般的,容易的;而“温度”则是递进的、要求较高甚或有一定难度的。众所周知,热,指温度高,热度,指热的程度,是相对较高的温度。温度是表示物体冷热程度,相对“热度”来说,它还不那么强烈,或者说它比“热度”稍欠一筹;毕竟,温者,不冷不热也,如温水,它只是稍微加热。这个标题中把“温度”作为“热度”的递进项,是不是有“倒舞龙”的感觉,容易让读者产生歧义。一项事物,当它到了“热”的时候,想必已经历了“温”的过程,人们的感情亦如此递进,从“从温情脉脉”到“热情洋溢”。试想,若将标题做成《大走访要有“气势”更要有“温度”》,也许效果要好一点。

 

 

“‘状元及第’简单粗暴”啥意思

 

6789三日是高考日,也是媒体关注的日子。69日《京江晚报》A04版有一篇跟高考有关的报道,标题是《市民晒明清瓷片祝考生高考顺利》,说“这几天是高考日,朋友圈里各种祝福考生的段子层出不穷。市民王冰洋也在朋友圈里晒出一组图片,不过他的图片非常特别,是一组与考试有关联的明清瓷片。”王先生希望借助这些吉祥祈福的青花瓷片,祝各位高考的同学们,“蟾宫折桂在今朝,金榜题名在眼前,愿莘莘学子都有一个灿烂的前程,愿他们眼中总有光芒,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样”。

报道用三个小标题介绍了王先生晒出的三片明清瓷片(并附有图片)。第一个标题《“蟾宫折桂”唐代已盛行》中介绍:第一片青花瓷片直径约6.5厘米,图案是3个人物,一男二女,男子脚下有祥云,一女子手中执桂花,与另一女子同望男子,两女子与男子由弧线隔开,弧线内有高大桂树和房屋,代指蟾宫。蟾宫即广寒宫,就是神话故事中嫦娥居住的宫殿。蟾宫中还有一棵高五百丈的桂树。王先生介绍,这块瓷片表达的是书生梦游月宫,幸得嫦娥仙子命侍女折桂枝相赠,书生果应试及第,表达的就是“蟾宫折桂”,科举时代比喻应考得中。唐代以后,科举制度盛行,蟾宫折桂便用来比喻考中进士。第二个标题是《“鱼龙变化”老百姓更熟悉》,第二片的直径约为8厘米,也是一块碗底残片,主体图案是一条肥硕的大鱼从海水中跃起,其吐气处幻化出一条抽象的龙。王先生介绍,鱼化龙是中国传统寓意纹样,也叫鱼龙变化,鱼化为龙,古喻金榜题名。 相比第一片青花瓷的图案,第二片图案更直接一点,老百姓对“鱼龙变化”可能更熟悉一些,不用费心思去猜。第三个标题是《“状元及第”简单粗暴》, 第三片青花瓷片是他一位外地藏友的,因为与考试直接相关,征得对方同意后,王先生便将其一起发在了朋友圈里。 这片瓷直径约为9厘米,碗底圆圈内只写了四个行书大字“状元及第”。“状元及第”即考中且高踞榜首,一年一度廷试,万中取一,自是了不起的大事,故有“天上麒麟子,人间状元郎”之誉。王先生晒出的第三片瓷片的喻义应该是十分明确的了。可是笔者看到这第三个标题感到有些莫名其妙:“状元及第”跟“简单粗暴”怎么也联系不起来,是完全不搭界的,文中也找不到“简单粗暴”的喻义,《“状元及第”简单粗暴》是啥意思?记者想表达什么?笔者猜想,也许是粗心大意打印出错,编辑、校对也没有看出来吗?根据第一、第二个小标题的含义及第三片瓷片内容,第三个小标题是否可为《“状元及第”简单明了》或《“状元及第”简单易懂》。

 

 

山寨版“政府工作报告”

 

201865日《镇江日报》第3版《助力镇江在智慧教育领域的转型升级——访好未来集团党委书记、智慧教育总裁于莉》一文开头为:“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办好网络教育,要发展‘互联网+教育’,实现教育信息化的转段升级,充分发挥对教育现代化的支撑和引领作用。中国教育培训联盟也发文指出,传统的培训机构必须找准学校的定位与发展方向,及时调整,谋变创新。”这一段引文为新闻背景文字。

政府工作报告是我国政府公文形式,各级政府都必须在每年召开的当地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和政治协商会议上向大会主席团、与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发布。201835日上午9时,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向大会作《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

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全文没有查到《镇江日报》报道的引文,是否为记者杜撰?经查,引文来自教育部印发的《2018年教育信息化和网络安全工作要点》。

报道引文接下来就是中国教育培训联盟发文及其内容,这家“联盟”机构紧随其后,俨然非常正规。查20167月民政部民间组织管理局主管的中国社会组织网曝光第九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在220家被曝光的名单里,第93家为中国教育培训联盟。

背景材料本身也是一种新闻事实,通过背景中的新闻事实表达记者的立场和观点,是无可厚非的。但用“山寨版”报告及“非法社团文件”为背景,影响国家尊严,显然错误。

 

 

何必这般刻意推介

 

2018521日《丹阳日报》头版“今日视点”,特别推介四个新闻标题,其中的一个法国名导吕克贝松被控迷奸女星 5,刺目得很。

这个源于网媒的新闻三个段落,一二段说的是“据台湾媒体和欧洲第一电台Europe1报道,惊传法国名导吕克贝松疑似在巴黎饭店内下药迷奸一名27岁女星,女星报警,并声称与吕克贝松的关系已经持续了两年之久,巴黎警方展开调查,吕克贝松透过律师否认指控;第三段介绍了“59岁吕克贝松有过4段婚姻,以及他执导的一些影片作品以上信息在网上疯传,一连串同质化的标题与内容赫然入目。从这个新闻中的“疑似、关系持续了两年之久、警方调查、律师否认指控”等语词信息看,事情有点蹊跷,尚未定论,这就不排除有的网媒对此等低俗的风流韵事亢奋炒作、起哄的可能。不过网媒炒归炒,纸媒不必跟风凑热闹。

共享,是融媒体时代信息资源的特点之一。网媒的信息来得快,出的多,质地不一。纸媒转载网媒的东西,要把稳心态,冷静解析、审慎选择。《丹阳日报》作为丹阳地区的主流纸媒,应该考量转载这个发生在娱乐圈的扑朔迷离有伤风化又见怪不怪的绯闻究竟有几多价值,会否产生负面效应,不能由着性子来。退一步讲,在报面一隅刊发了也就罢了,权当坊间茶余饭后的谈资。问题是该报编辑还嫌不过瘾,生怕受众不去读,于是如本文开头所言“放大”标题的占地空间,就透现出刻意为之的思维,只图着博人眼球,而淡忘了自身的社会责任。

 

 

错了的日期

 

201868日出版的《镇江日报》第10版,“镇江周刊·西津渡”刊发的《我请周涛先生为〈永远的闻捷〉写序》,是一篇不错的回忆文章。作者深情回忆了当年请“当代著名诗人、散文家周涛先生”,为闻捷纪念馆编印的纪念文集作序的事,十分感人。

然而,遗憾的是,此文将原作落款的日期弄错了。

文章开头是“2013年的时候”,作者意欲请周涛为《永远的闻捷》写序,“于是当年3月底,我们给周涛先生写了一封信”。很快,417日晚,作者收到周涛先生的短信:“大函收悉,只好遵命。但我无缘接触闻捷先生,写来可能空泛。小序大约多长为宜,盼告”。从短信中“只好遵命”可知,周涛先生已着手写作,并就序言有关细节与作者磋商。“418日晚”,双方以短信形式沟通,周涛回复称:“序已写好,约千余字。明日再审视一遍当可发你。”“很快,闻捷纪念馆就收到周涛先生为《永远的闻捷》一书写来的序。”由此看来,这些都应该是2013年的事。

再从文尾部分所述来看:该序,“不久,《人民日报》上就刊登出了”,“后来,这篇文章还收入了周涛先生的《冬日阳光》一书中”。也说明是早年发的事,而不会是“2017417”后发生的事。

综上所述,不知是作者还是编校者的疏忽,将原作落款“2013417”错成了“2017417”。
中国镇江政府门户网站版权所有 镇江市人民政府 镇江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主办
©Copyright 2010 Zhenjiang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苏ICP备10205253号-1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政府网站标识码:3211000009    苏公网安备 32111102000021号